有个故事还没讲完

Author Avatar
五折 6月 10, 2018

我总认为很多伟大的发现都是在人蛋疼至极的前提下达成的,比如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居里夫人发现镭,谁谁谁发现猕猴桃好吃,我发现A片好看。。。。。。也或许,并不好看吧。总之他们的发现都是破天荒的,只有我的发现,是会破处的。

自我连滚带爬的辞职已经过去了半年,我在这半年内浑浑噩噩浮浮沉沉,每天沉迷于精神毒品,打永远不会赢的青铜局,喝永远醒不来的苦艾酒,撩根本撩不到的破烂妞。

小蚊子跟小四眼终于是再也演不下去了,说来好笑,网恋哪有什么靠谱的,都只是冲着对方身上一两个闪光点去的而已,适应了那闪亮,自然再无引力。听说小四眼劈了腿,于是小蚊子或许也劈了腿吧。这年头,谁敢保证自己头上不带点绿。

见到她的那天她没再带那个整天絮絮叨叨不生逼数的草莓妞出来了。这次换成了她的表妹。叫小樱桃,乍一看文文静静十岁有七,很久之后我发现她跟大部分妹子一样内里奔放豪情。

小蚊子走的前一天我像个傻逼一样缩在被窝,枕着她的背脊哭的像个鬼。我猜我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朋友了。而很不争气的是离开几天之后这厮又跑回了昆明,弄户口,办离婚,彻彻底底离开了因魔兽世界结缘的老公,和她年仅五岁的女儿。我想她再也没有什么理由清清醒醒的活着了。她走之前我们在酒吧有一搭没一搭的瞎扯着过往,意淫着将来,同时在谈论她离婚的事宜,期间去吧台准备收个闷骚小妹的微信,不一会儿一个小姑娘过来打招呼:你怎么在这儿?我沉吟数秒,才想起是我一铁哥们儿的妹妹,细聊几句得知哥们儿近况——闹离婚。寒暄几句,各入其位。百无聊赖的翻着票圈,一姐们儿在带孩子,气氛欢乐——她姐姐的孩子,产前闹离婚,从此不相闻。孩子已生,婚没离成。

我哆哆嗦嗦把桌上剩的酒灌下肚子,三个人歪歪斜斜回狗窝,和衣而眠。操,婚姻什么的,不存在的。

虽然知道陌陌再也不是约炮神器,而是沦为女屌丝们寻求认同寻求跪舔的地方,但那段时间还是抓心挠肝战战巍巍的下载了。丑,照片只能弄得逗逼一些。穷,动态只能发的高深一些。万幸我磨嘴皮的功夫还能翻翻老底,于是靠着高中时练就的三寸饶舌好歹是能跟一些妹子搭个讪。

苏小黑属于那种不化妆就不开机的人,幸而她本人画得一手好妆,入得我的狗眼。我也不多做纠缠,好歹约到KTV算是见了一面。刚看到她身材的时候其实我是抗拒的,因为我对身材粗细比例差于我的人通常喜欢不起来,于是那天我得第一反应是去勾搭她闺蜜而把她扔给我哥们儿。

第二次见面只有我和她带的闺蜜三人,妞俩穿的包臀裙看的我心神荡漾,当下就觉得我该挨个儿把她俩都睡一遍。或者几遍。骰子,吹牛,不算高手,但赖酒的功夫实属一流,一看就知道夜场老手,也省去我不想从一而终的尴尬。妹子渐渐赖皮有点过了,酒吧老板看我寡不敌众跑过来帮,我也装腔作势开始琢磨该先对谁下手,在我把俩人腰身腿杆探索个七八遍之后,天快亮了,几个人也都开始摇摇欲坠。最终仨人连滚带爬,逃出酒吧,各回各家。

那之后苏小黑跟我聊了几次,像是有点介怀我对她闺蜜的言行过于亲密,有让贤的意思,我也不傻女人当然都是要争宠的。

再下一次约酒,去了我熟悉的江边清吧,喝我熟悉的精酿啤酒,避开了她赖酒的一手,小姑娘乖乖的喝醉了。当我趁着玩笑戳她胸口试探未被避开之后,我知道,今晚她已经是我的盘中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