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着混着,就老了

Author Avatar
五折 8月 23, 2010

我从小生活在温室,即便现在略微长大了一些,却仍无法逃脱这将羁绊我一生的束缚。

人家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说的不是穷人家的孩子会很早就结婚,而是说他们成熟懂事大都较早。我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可我在这世上生存了23年,依然是个孩子。我不知道这算是万幸还是不幸。爸妈都极力的让我活的安逸一些,可是我知道,人活得太安逸了就会出问题。

我的问题在于,从不谙世事到突然发觉世间的种种丑恶与肮脏时,一时间难以接受,于是开始消沉低靡,心甘情愿去堕落,可是堕落的时候又总是为心理那些小小梦想唏嘘不已。事实上我可能是出于不堪与这个世界一样肮脏,或者这样说,我不希望世界跟我一样肮脏。
有时候细想会发现我对自己的作践可能只是些莫须有的臆想,脏东西看多了,自然会有种染指其中的感觉,尤其是当我认同了那些脏东西都有自己存在的理由时,我可能在思想上就已经被同化。可我依旧还是喜欢简单的干净。

平凡的安详。

我很疑惑,究竟是该说自己表里不如一呢,还是我原本就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唯唯诺诺,畏首畏尾,瞻前顾后之类。我同样不明白当一个人把自己看扁之后,应该怎样活。这不是我能想得通的问题,什么是活?吃饭,睡觉,然后死亡?应该是吧,死亡之前就叫活。

在某个黎明我早起晨练跑完两千米之后回宿舍发现依旧昏昏沉沉于是在跑去后山钻入树林想找点清醒的感觉,结果在那呆了没多久觉得日出之前那里阴森森的心理阵阵发毛最终无奈的逃回宿舍一觉睡到下午三点。我想我怎么那么能睡呢,这期间我一定是被饿醒了几次又被饿得昏睡过去,然后终于鼓起勇气起床,洗头,吃饭。

我其实不是很爱赖床,因为昆明实在不是个慵懒的城市,这里的人都习惯了忙碌的生活。毛手毛脚,争先恐后。

我开始对家乡暖暖的阳光垂涎欲滴。

很多时候,我在每个万恶的周末都是被该死的太阳晒醒的。我像尸体一样挺在床上一动不动,心里狠狠的咒骂那生不逢时的太阳,然后在早饭后开始惋惜朝阳的离去。金殿在晴天的下午会有阳光会有风,我觉得这是爬山或者散步的好机会,可我总能孜孜不倦的找出我将要错失这美好天气的理由。

我开始热爱运动,确切的说,是跑步爬山之类的低级“运动”,我想这多半是出于对生的渴望,我知道自己这些年来身体素质越来越差,因为在某个无聊的早晨我突然发现跑个一千米都能让我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大小腿酸疼,腹肌…额…腹部火辣辣的像被剃了皮一样。而在我完成那一千米的过程中,我几乎呼吸不能自理。于是决定来年冬季运动会怎么着也得报上个三五千米之类的比赛。其实我想跑的是八千米,可学校估计是怕比赛中出现跑死人的尴尬场面,长跑最长也只有三千米。

额 时间到 下线 睡觉

2010.08.23 ——林职院男生2栋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