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没有末路,你从不曾孤独

Author Avatar
五折 6月 02, 2014

我其实不喜欢理想这个词语,理想本身什么都不是,一点也不高尚,理想就是毫无道理的就是有点想,是欲求的一种比较文艺的表达。所以,我从来不觉得强调理想是救赎青春的一种方式。甚至我不觉得年轻人需要什么救赎,什么方向,什么理想,什么希望,都不需要。

就像每一个时代里的人都觉得自己没有赶上一个好的时代一样。
前几天一哥们儿推荐我看《大时代》,我听了第一反应就是谁又想来蹭蹭郭敬明《小时代》的风,后来才知道这是若干年前的一部港剧,那时候刘青云比现在年轻帅气的多,郑少秋也第一次以混混的姿态展现在我眼前。我不禁感慨,时间,真特么是把屠龙宝刀;我不禁又感慨,那郭矮子就一彻头彻尾的傻叉。不幸的是,我没有人家那么风声鹤唳,骂人又如何,满足下我贫困山区留守儿童的畸形心理罢了。
不知道谁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去颠覆你二十多年来形成的价值观,因为生活中很多在你们看来是理所当然的观念都是错误的。
敬天
敬地
还有渐渐走远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