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折的稻田

累了,歇歇就会好的(57)


今天是公元2017年1月12号。截止“昨夜”23点被热醒,我已经在被窝中昏昏沉沉地睡了十多个小时。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奔向卫生间然后大坝决堤般的拉。。。呃。。。下一话题。

“晚饭”吃了好多小豆芽,一粒一粒用筷头扒拉着,然后突然一口吞掉,嗯我就是个如此温情的吃豆人。突然想起黄豆和毛豆其实是一种东西,就像黄片和毛片一样。拉肚子拉到想死,但我知道这种时候即便吃再多的黄连素或是蒙脱石散,你看,有卵用和没卵用也是同一个意思,所以就让我去死吧。

其实起因是10号中午拆了一袋纯牛奶,模仿大学时候坐在五楼窗台上的样子。
嗯,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去年时。反正我当时就这么个品,小口小口喝清酒般掇饮着手中的牛奶,竟觉得每一口,都是那么丝滑,那么香浓。
到下午三点一袋牛奶被我“饮”光,百无聊赖左手刷着知乎右手刷着微博一边用下巴敲着键盘默默地给知乎大牛点个赞同心想既然不能健康地喝酒我健康地喝奶还不行么,无非醉倒吐奶。

旧酱,那天我独自消耗掉4袋香醇无比的我大理段氏欧亚牛奶。
旧酱,次日起我开始腹泻不止哪种万马奔腾大坝决堤之势肚肠子里一粒芝麻都不给你留全部一波带走。
旧酱,元气大伤的我,从中午12点一直睡到晚上11点。
旧酱,我拉的累了,GG。

毛主席说过——
累了,歇歇就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