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昆明

Author Avatar
五折 12月 06, 2012

我承认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云南人我确实不怎么喜欢昆明。但无才无能的我混不到别的地方,终究是注定要与这个带一点清新却又掺杂着凌乱的小小山城终生为伴了。我不喜欢,却愿意。
你好,昆明!
跟大多数活跃在昆明各个角落讨生活的苦逼们一样,我不是昆明人,但一年之中有超过300天的时间是混迹在昆明,说不上热爱,却因为种种原因还是驻扎在了这里。享受着这里相对缓和的季节交替,也忍受着二三线城市发展所带来的所有不适。

云南的天气相比其他省份本来就很好,而昆明比起云南其他区域就跟显得妩媚随和,外人称作四季如春,说的是一年四季温差不大。其实昆明大致是可以分作春秋两季的,秋天和冬天稍显冷,而春夏季节偶也会热得浮躁。幸运的是我没有出生在版纳的热带雨林,也没有成长于高寒的丽江和香格里拉。于是更能适应昆明不温不火的气息。

某日在QQ群里跟一帮网友扯淡,从昆明这座“堵城”堵得多么的地老天荒一直扯到大家是怎么纷纷来到昆明。某某说当年卖掉电脑来昆明讨生活,我说起当年来昆明时就带了一本《挪威的森林》,里边夹着1500的生活费……没错我是来读书的——一所倒霉催的种树学校。说到这我不得不提一下我在大一下学期从大理来昆明时候发生的一件令我哭笑不得的事。坐我后面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看我手上捏一本书,又是在大多数学生返校的时间出现在开往春城的——大巴上,炯炯有神的问我:你这是去读书啊?我说嗯。他又问:是在那所大学呢?我汗颜,我那所学校也能叫大学?答曰:林校。老者笑道:哦…是去学种树啊?这个好这个好,云南现在还是有很多荒山需要绿化呢。我汗颜道:大爷,我是学计算机的。——哦,电脑啊?这个好这个好,用高科技种树效率自然很高。我再无言,于是戴上耳机,伴着过亚弥乃的歌声回到昆明。

为什么说是回而不是去呢?这个问题我一直很纠结,我一边认为既然是外乡人,到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理所应当是去,然而那个地方却又是自己已经呆了很久并且有可能与之长相思守的定所。这自然让我感到莫名彷徨。然而彷徨过后,我依然得融入这座城市,并且让她接受我。

时光这把杀猪刀在短短三年的时光里,早已把我折磨得不成样子,而我对昆明的感觉也由起初惊喜、好奇,慢慢转变的习惯和厌倦,甚至常常会有谩骂。但当我静下心来码这堆文字的时候,心底油然而生的居然是“你好,昆明!”这种矛盾的前后转变让我觉得莫名的悲哀和无助。悲哀的是我在这儿厮混了三年,连自己究竟得到或失去了什么都不知道,至于无助的是什么,一样不知到。

在温暖的怀抱里一个人对抗寂寞,真的力不从心。

你好,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