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折的稻田

管你想喝不想喝,也要喝

不喝酒的人一定少了很多乐趣啊

酒后发生的故事都特别有意思

但由于事情过去太久

加上酒后的记忆很模糊

再加上我就是喜欢胡编

所以,

胡歌结婚了

不可知论者认为

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只是世界本质投射在镜子上的幻影

而我不这么认为

我认为:

“喝了酒就会变得更开心”

A君喝多了酒就像尸体

怎么也叫不醒

第一次见到他喝多了的样子真的以为他死了

我们就探一下他鼻子看他是不是还喘气

看他还喘气就放心了

过一会儿看他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又怀疑他死了

又去探他鼻息

过一会儿觉得他这回可能真的死了

再过一会儿我们肯定的说这回他绝对死了

于是反复的确认他是不是还活着

几次后大家的心态是

“去特么的爱死就死吧”

有完没完,反正我要睡觉了

可是第二天他还是正常醒过来了

后来大家心里有数了

知道他喝多了就这样

去年有个晚上

公司一帮人下班了决定小聚一下

大家都喝多了

我们要离开的时候试图叫醒A

B君就扇了A君几个嘴巴

我也上去扇了几个

扇人嘴巴还不会受到反击

特别过瘾

喝多了手也不知道轻重

就多扇了几个

鬼知道用了多大的劲

他果然也没醒

我们就扛到小旅馆让他睡

我们接着出去嗨

一个小时之后发现A真的死了

我们立刻报警

我记得B君当时口齿不清的跟警察解释今晚发生的事情

最后还对着电话大喊:

“虎!虎!虎!”

警察似乎并不在意有人死了的事实

反复再问B君是不是喝多了

B君回答

“酒嘛,水嘛,喝嘛”

我们叫了辆出租车

把A君塞进后备箱里

往533医院隔壁的那个城中村赶

C君说那村子里的张大爷只要人死了没过夜

都能救回来

一次收费20

包月400

在车上的我酒劲上头

之后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了

据D君描述

我们在医院旁边的一个废广场找到了张大爷

后来发现把A君落在出租车的后备箱里

随后B君打电话给出租车管理中心

并在电话里唱起了友谊地久天长

D君最后找到A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张大爷表示无力回天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最后A还是醒过来了

醒来的他很困惑

只说了一句话:

“我脸疼”

现在我已经记不清那晚发生的真实的事

A君到底死了又活过来了

还是他根本没死

也许之前他喝醉的无数个夜晚也曾经历死而复生

不过这些事儿已经都说不清了。

我自己也尝试着酿酒

酿酒的方法很简单

高中生物学过

水果捏碎了加入酵母菌和两滴鲸鱼的眼泪

半密封避光避酒鬼避熊孩子避傻逼保存

具体保存多长时间很难说

差不多一个黄色夹竹桃的花期那么长

如果不知道黄色夹竹桃的花期具体多久

可以做以下事情来精准的把控酿酒时间

要来新认识的女生微信

聊到彼此都感到厌烦

酒就酿好了

找了个创业型互联网公司入职

直到公司倒闭

酒就酿好了

或者再胖十斤

酒就酿好了

对不起我太负能量了

我换个说法

酿酒的这段时间

你会和刚认识的女生(男生)坠入爱河

你入职的创业公司会上市

你会暴瘦10斤

猪也能飞了,胡歌和吴亦凡为了争夺你而大打出手了,柯南完结了,麦当劳出了新品哥斯拉肉汉堡了,外星人来地球被气功大师打跑了,恋童癖都暴毙了,言论彻底自由了,共产主义实现了,川普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了

酒酿好了的话

你如果不去喝它

这么长时间的被称为是“酿酒”的行为

就陡然变得傻逼了

喝酒之前要注意

找个人先帮你试下酒是不是有毒

要求是这个人不是特别重要

死掉了你不会心疼

没死掉还会感激你给他酒喝

合适的人选有:

高中班主任

梦中的不存在的人

TFboys

从复制中心走出来的间谍

前任同事

前任

同事

另一个平行宇宙里的自己

公司里的人事和行政

富村山居图的导演

阿尔法狗

闲到逛你博客的人

(好像得罪了太多人)

酒需要找几个朋友一起喝才好

一瓶酒加上一两个朋友加上空调和wifi

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

就能打发一个炎热的下午了

如此消磨时光

就不会觉得日子无聊

从来不喝酒的人可能少了很多乐趣啊

该放松自己感受快乐的时候

还是应该喝点儿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