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日记 - 一个迫害狂的战争

Author Avatar
五折 9月 02, 2014

某君伍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同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昆明,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吴哲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一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滇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一四年九月十六日识。

我猜到了结尾,却没猜到这么狗血的开头。玛卡、电子商务、黑客、商业间谍,故事要从这几个关键词开始说起。

14年8月份,闲适半年之久的我告别家乡,回昆继续探索自己的人生。本着宁缺毋滥的心态东挑西选,最终落户在世博园这边一家以玛卡为主要原料和产品的生物科技公司。当时这么想,一方面,这种类型的公司有自己的实体产品,而非之前从事的都是纯粹的技术型服务行业,那种行业太虚(我指的是“服务”是一种非实体的“产品”),我自己从业三年已经有点焦头烂额;另一方面考虑的是从传统行业向电子商务进军的企业,在电商专业人才上空缺较大(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对我而言展现的舞台更大,比较利于自己的发展。万万没想到,我精挑细选的工作,最终几乎断送了我的职业生涯。

因为应聘的岗位跟技术挂钩,所以实际上我的面试官不是人事部这边,而是我将来的直属上司,电子商务部的主管王某。都是一堆有的没的问答,我跟他总是说不到一块儿去,给我的感觉是他对电商不太了解。之后我直言,我能为公司做什么,希望获得什么,这样一问终于能够开始正常交流。大致说了下公司现状和发展方向,之后我愉快的与之握手,加入团队。紧接着我干了一件愚蠢至极的事,我推掉了之后所有的应聘约见。

周二上午九点半,到公司报到,告知,人事部忙,直接投入工作,给我指定一台电脑。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没说我负责做啥,没有任何关于同事的介绍,没有任何基本的规章制度告知,甚至没人跟我说几点上下班午休多久。有点懵,玛卡行业龙头企业的入职这么草率么?不明觉厉啊。顶着一个大大的问号,我开始了自己的入职学习。先大概的看一下公司官网、淘宝、阿里巴巴的大致情况,了解其如何互依的,在官网习惯性的右键查看源代码,一大段黑链代码赫然眼前,看了下百度快照,都收录几天了。将情况告知上司,没多久不知是谁(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在负责网站的维护,因为他们好像在刻意的隔绝我)删除了黑链代码。之后上司给我一个电话号码,说发现什么就打这个号码,姓张(后来就是这位张兄一直在帮我调合这个矛盾)。在之后又给了我一个QQ,说有疑问可以问她。刷新源码,底部一段掺杂了16进制加密的JS脚本映入眼帘,凭借经验就知道是病毒或后门代码。继续上报,然后被删除。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先了解在说看法,继续看官网、淘宝店和阿里店,大致对产品对公司有了一些了解(无人给做入职培训,那就自食其力嘛)。转眼到下午五点,告知到人事部办理入职,依然是简单的证件复印,录取指纹。完事,没有任何规章制度的说明,甚至没有任何一句多余的话。下班的瞬间很高大上的让扫码进入部门微信群。问,作甚。答,工作日报。

晚八点,慵懒的躺在床上,同事陆陆续续发送的当天的工作日报,有花一天时间处理了两个网店咨询的,有花了一天时间写了一篇推广软文的,看得我心惊肉跳的,我想,这都没人管么?再之后,看他们在说官网再次沦陷,“大量资料”被删除,说肯定是竞争对手干的,要查IP严惩凶手云云。看了我又好气又好笑,被删除的“大量资料”,其实是部分图片文件,而所谓的“凶手”,有一点SEO常识的人都想得到,明显是那个做黑链的发现黑链被删除后做的报复行为嘛。让我不解的是,上午不是说已经处理好黑链的问题了么?莫非所谓的处理就是删除掉黑链代码就完了?没有排查网站中留下的后门?或是删除了后门没有修补网站漏洞?我傻缺的将自己的疑问如实的反馈给上司。然后大致阐述了解决方案并表示会量力去处理并给部门做一些简单的安全常识培训。上司表示公司在互联网方面还很欠缺,希望我多多操劳帮助公司弥补。

故事说的有点罗嗦,但细心的观众能从我这样的描述中大致看出,我的遭遇其实并没有太多意外。第二天(周三)上班,公司官网还未完全恢复,很多图片无法显示,不知具体是谁,反正一帮人倒腾的所谓的修复工作,办公室里也没人提起这事,于是我开始看网站静态页面的代码查看是否被挂马,一边联系那位张兄向他索要网站的FTP权限和IIS日志。被告知:我是和你们公司合作帮你们建设网站的,因为涉及跟公司的保密协议,无法向我提供上述权限,我也只好作罢,跟对方沟通几句,大致说了说自己的思路,要求彻查网站源码修补漏洞。大致了解了两个店铺的情况和官网情况之后开始研究SEO和推广方面的现状。看底部有百度统计的代码,跟上司索要统计密码,被告知我们用的百度商桥里的统计,甚至都只让我在他屏幕上看看,至于商桥账号或是导出商桥的统计数据,呵呵了。再说,商桥的统计也能叫统计么?就给你的PV 、IP、关键词,入口页面、访客情况一概不知,其实说到这里我已经无力吐槽了,懂一点的看官可能也坐不住了,能体谅我的心情了。我想那就算了,毕竟我新来的,人家对我有所保留也是常理,我只能自己从侧面去了解了。大概十点的样子吧,全公司集合开会,会议上我的另一个悲剧前兆出现了。老板在会议上说到,最近发现市场部有同行职员潜入,偷偷挖走我们的客户,又说了一些我们根本不屑深究追查云云。我想老板果然是老板,气场,度量,思维,怎么看都是成功人士,虽然每个人对成功的界定不一,有的把纳斯达克看做成功的象征,有的只是想跟一堆友爱的人细心的经营自己的事业,上市神马都是浮云。扯远了,会后依旧自己的工作,却不知我身后一场聚变正在悄悄来临。当天下班兴高采烈地约了妹妹让她给我做回锅肉吃。还为此推掉了另外两个约会。
周四,入职第三天,刚打开电脑开始整理这两天的学习和对公司的了解以及一些建议和疑惑,被上司告知,人事部要我下去一趟。一脸迷惑到一楼人事办公室,高潮来了。

人事小妹一脸死了妈的表情问到,你这几天都做些什么。答曰,主要还是对公司、产品和部门现状的一些学习了解,另外参与处理了官网被入侵的事。我答得比较坦然,坦然得让她略为不快。又问,之前待过哪些公司。答曰,中时空干的技术支持、珏广告旗下的螺湾网干的网络主管,楚科技干的产品经理。没了。各位看官注意啦,狗血的剧情开始了:人事小妹突然幸灾乐祸的丢出一句,根据我们人事部的调查,您说的这家公司说,他们公司没有你这个人。当时我就懵了,不可能,但是,她没必要骗我啊。于是当场就给该公司人事经理电话,问是否有人找过我,答曰,无,倒是有人给老板打电话问公司是否有叫肖波的人(我叫肖康),老板说没有。之后人事小妹开始出现讪讪的表情,并开始逃避我的直视,有点像电视上记者采访黑心地产商工作人员时对方那种既想逃避又无路可退的表情。这时我才开始觉得不对劲。小妹一脸羞涩的说不好意思,根据我们公司的调查,我们不能录用你。我一听乐了,之前那个伏笔出现了。你这么大一个人事部养着干嘛?从我网投简历到入职期间那些时间你不查,我入职几天之后才来给我套上的莫须有的“履历造假”的罪名。亲亲,你造吗?你现在不止是因为工作不专业让我不爽,你说我履历造假是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哇。在之后,就是傻子也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我直接上二楼办公室,跟上司交接一下工作(其实没什么可交接的),然后在他逃避的眼神中出门,左转。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郁闷、火气和肾上腺走出公司园区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啥,想了想发现这一两年因为有了误会而不去解释耽误了我不少事,于是决定找之前的东家坐坐,因为我跟他之前也有不少误会。路上发了张之前的名片,发了一堆牢骚。在前任老板嘻嘻哈哈聊了几句,泡了一下午茶,其间当然不会忘记拨弄一下他买来做摄影道具的吉他。又发了一条带地址的微信——告诉朋友们,我回楚来串门啦!然后,然后大锤你造吗,你的下一期《万万没想到》的题材就这么出现了。这两条微信成为了“我作为楚科技的小主管被派往迈生物科技窃取商业机密”的铁证。万万没想到,作为悲观论、阴谋论的我,居然被人写入到他苦心经营的谍战剧本里面了(详情见文章配图)。这位大领导收集了我发的在楚时候的名片,我发的在楚办公室的那条带有地址的心情截图,还有楚官方网站底部公司地址的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