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雨季聆听秋日吟唱

Author Avatar
五折 4月 28, 2018

明年的草果应该会有个大丰收吧。
然而并没什么卵用,今年全国种那么多。

我不明白昆明什么时候能在四月底落下如此多的雨水。
一如我不明白自己的五月病从哪一年开始能延续如此之久。

早晨老白跟我抱怨以后不能再去土生食馆愉快的用餐,只因他带着自己的BOSS去了一次,从此他再无法自拔,甚至天天拉着老董事长,流连于那些老菜肴。

我问丫头是否带她去吃过土生食馆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忘了她俩的名字。却记得其实带她们去过。而她们也忘了自己其实去过。有时候吧,人总会为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觉得悲伤,我就觉得这事儿挺让人心酸。

你忘了跟我吃饭的地方,而我忘了你的名字。